當前位置:諸城新聞網 > 文化 > 讀書 > 父親的棉槐情

父親的棉槐情

2019-05-17 10:47:17 來源:諸城新聞網

国际娱乐平台version www.ympeg.icu 王學文

 今天周末,不必早起。時鐘已過八點,我依然賴在炕上不想起來。陽光透過玻璃窗,映在我的臉上。窗外的知名不知名的各種花,似乎也在取笑我的慵懶,探著頭在窺視我。屋后林中各種鳥在啼叫,應著天井里籠中烏眉的和鳴。我正陶醉在這鳥語花香的清晨里。忽然聽到開門聲,透過玻璃窗,我看見父親來了。他懷抱一個大籮筐,籮筐里還有一個小提籃。 

  我趕緊起身下炕,迎到天井里。不茍言笑的父親說:“編好了,籮筐過年做大豆腐用;提籃小,用它盛干糧就中?!蔽腋轄羧酶蓋椎轎堇鎰?,沖茶喝。父親說:“不了,我回去了?!?nbsp;
  望著父親有些微駝的背,一股莫名的情緒頓時涌上心頭。是感動?是傷感?我也說不清。 
  父親今年八十二歲了,在我的記憶中,父親從沒胖過。瘦削的臉上,顴骨顯得特別高。父親的頭發硬而短,烏黑色。不濃不淡的眉毛下,比常人有些鼓起的大眼睛,總是發出嚴厲的光芒。我們兄弟姐妹五人,沒有不害怕父親這雙眼睛的。尤其是父親發火時,把眼一瞪就會產生無比的威懾力。我的父親是一位嚴厲的父親。我想,父親的不茍言笑,過于嚴厲,也是那個艱難的歲月賦予他的特定的性格特征。隨著年齡的增長,生活的好轉,父親也變得和藹隨和多了。這不,今天還親自來給我送他親手編織的籮筐和提籃。 
  看著父親送來的籮筐和提籃,我的思緒飄得很遠很遠…… 
  我的爺爺走得早,父親十六歲就當了家。父親身上有好幾個哥哥姐姐都不好養,夭折了,身下還有一個妹妹和弟弟,也就是我的姑姑和叔叔。當時,姑姑和叔叔年幼,家庭的重擔就落在父親肩上。過早的成熟,練就了父親一身好活計。他特別擅長編織手藝,在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里,他用棉槐條子編織了許許多多的背簍、籮筐、架筐、提籃、車簍子、糞簍子等生產和生活用具,解決了許多燃眉之急,父親也與棉槐結下了不解之緣。棉槐情結伴隨著父親一直走到今天。 
  說起編織,我不能不說一說棉槐這種植物。 
  棉槐生命力極其強大,不論是貧瘠的丘陵,還是荒蕪的山坡,也不論是干旱的沙土地,還是潮濕的鹽堿地,它都能枝繁葉茂地生長。棉槐學名紫穗槐,落葉灌木,枝褐色,奇數羽狀復葉,葉有腺點。春風一吹,年前割過的樹茬上就長出毛茸茸的小嫩芽,經過風雨的洗禮,它會長滿山坡,遮蓋道路,河岸堤壩到處會有它的身影。到了五至十月份,它會開出紫色的花,一串串地挺立著,給大地增添了一道亮麗的風景。它的果實開始是綠色的,成熟后變成黑色,有大米粒大小,可以培育播種。棉槐長不成大樹,做不了棟梁,但是它在農家生活中,作用還是不小的。棉槐枝條綿軟,父親就用它來編織各種器物。在運輸條件不發達的年代里,棉槐為我們的生活立下了汗馬功勞!它的葉子可以用來漚綠肥,在我十幾歲的時候,生產隊里分任務,每家每戶都要在自己家里漚一定數量的綠肥上交,父親就讓我們去田野里擼棉槐葉子,用提籃挎回家,混拌上其他雜物,堆成一座小山,加水發酵。到了一定日期綠肥制成,用小推車推到生產隊,任務就算完成了。要知道,擼棉槐葉子可不是個好活,棉槐葉子上有很多刷毛架子,這種小動物特別厲害,一不小心就會被刷。刷毛架子身上有一些奇怪的毛,只要你一碰到它,毛就毫不客氣地鉆進你的肌肉里,一旦讓它鉆進去,你就會疼痛難忍。這種毛只刷我們身體有汗毛的部位,把它放在手心里是不會被刷的。那時,只要被刷毛架子刷著了,我們就會按照老人的說法,在被刷部位抹上醬。其實,這種辦法并不會減少多少痛苦感,其目的是想用醬把刷毛架子毛粘出來,但這是徒勞的。我用過多次這種辦法,都沒起多大作用,只是在心理上覺得有了解救的辦法。在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經濟匱乏,化肥很少,生產隊用氨水給莊稼追肥。那時買氨水是限量的。為了多打點糧食,人們就想出了漚綠肥這個土辦法。 
  棉槐另外一個作用,就是用來編籮筐、提籃和簍子等農具。其中有一種三個把的編織物,我們叫架筐,主要用于扒糞施土雜肥;還有一種圓柱形的,將一根不粗不細的鮮木棒彎成拱形,用細繩拴在它上面,以便被在后背上,我們叫它糞籃子,拾糞用。我小時候用過好幾個糞籃子,都是父親編的。總之,用棉槐可以編制出五花八門的編織物來,用于各種生產勞動。生產隊里常用它來編簍子運糞種地。簍子也有很多種,有小號的,寬大約四十公分,長大約一米到一米二不等;大號的寬大約六七十公分,長大約一米六左右;當然,中號的,就介于它們之間了。 
  那時,簍子是生產隊里重要的生產工具。大大小小的簍子,就是父親和其他幾名社員編的。簍子和小推車搭配起來,是那時的重要運輸工具,像我們有三四十戶人家的第二生產隊,大約有十幾輛裝備齊全的手推車,這是生產隊的重要資產,由保管員統一管理,生產隊長把關。如果社員家里有事要用,得向保管員申請,用完馬上送還。那時,我們最羨慕家里有在生產隊里推小車送糞的人家了,因為小推車的主人可以在散了工之后用它推生產隊里分的地瓜。如果誰家沒有男壯勞力,只能等他們把地瓜拿完了,再從他們手里借用。有時候,生產隊里沒有運輸任務,小推車閑置在倉庫里,我們可以早去借來,到地里去找到分好的地瓜往家推。 
  我親眼看過父親編織簍子和提籃。如果是鮮棉槐條子,可以直接用,如果割了條子不馬上用,要埋在土里保鮮,或者是泡在水里備用。不管是編簍子還是編提籃,都是先打底,這是編織的第一道工序,也叫起底。編提籃的話,起底需要十六跟棉槐條子,分四組,呈米字型排列,然后用較細的條子固定。不管編什么,只要起好底子,就算成功了一半。第二道工序是編腰,腰的大小要和底子的大小協調起來。第三道工序就是鎖口和拿沿,拿好沿就是扭把了。父親說:“編筐編簍,重在收口?!薄安換崮醚?,餓死一半?!閉廡┒際歉蓋自詒嘀討兇芙岢隼吹囊恍┚?。如果筐子的沿收不好,質量就會大打折扣,既不耐用又不美觀。在扭提籃把的時候,要在兩邊對稱的留出兩撮,將其彎曲用剪子剪掉多余的部分,然后用麻繩一道一道捆好,再用其他條子將彎曲的像拱門一樣的部分纏繞起來,這就成了提籃把。父親常用的編織工具就是一塊修理好的木板,每編上幾根條子,就用它力道適宜地砸幾下,這樣,編出來的器物就會既密實又美觀。這塊木板用得久了,變得光滑圓潤,成了父親的寶貝。其他工具還有剪刀、鐮刀、用牛角做成的三角撐,一根繩子。剪刀用于剪掉多余的部分,鐮刀用于削尖,牛角三撐則是用于將粗棉槐條分解成三股,繩子是在編織過程中攬著豎立的條子起固定作用。父親用的這些編織工具每次用完都用一個專門的袋子裝起來放在固定的地方。父親不只是編織技藝精湛,就是織網捕魚,土木建筑也是樣樣精通。我們兄弟姐妹五人,男弟兄仨。在那個年代,談婚論嫁是要有房子的,我們的三套平房都是父親找人幫工蓋起來的,就連我叔父的房子也是父親張羅蓋好的。在我們這個家,父親靠他這雙手為我們撐起了一片天。 
  現在,棉槐這種植物已不多見,前些日子妻子不知從哪里弄回家一些,讓我送給父親編籃子。父親這才又有了他施展編織技藝的機會,棉槐條子也有了它的用武之地。父親給我們編的提籃和籮筐,雖然不是現在的生活必需品,但是它的紀念意義是非常深遠的。現在籮筐還在家里,提籃讓我作為觀賞品送給了一位朋友。 
  想想父親在耄耋之年,還能編出這么精密的器物,心中既幸福又酸澀。有親戚朋友們到我家玩,我就拿給他們看,他們看見了,都贊嘆不已! 
  每次看見父親編的籮筐,我都會想到父親。父親是勤勞的,也是樸實的。他幾十年來躬耕農田,操持家務,為我們這個家付出得太多太多! 
  現在,棉槐已沒有了它的用武之地,可是,它給人們留下的記憶是永遠抹不掉的。每個時代都有它特定的象征物,這些象征物記錄了那個時代的生活情景,是那個時代的縮影。現在的運輸工具有了突飛猛進的發展,現在的容器也有了日新月異的變化。小到三輪車,四輪小貨車,大到大貨車,箱式車,還有推土機,裝載機,挖掘機等等,不一而足。伴隨著科技的進步,人們也在享受著這個時代給我們帶來的便捷。 
  棉槐,這種不起眼的植物,曾經美化了我們的生活。現在,它們零星地隱藏在溝溝坎坎,依然固執地在生長著,開著紫色的花,堅守著屬于它們自己的那片凈土。 
  像棉槐一樣普通而平凡的父親,雖然沒有做出轟轟烈烈的大事,然而他的勤勞與樸實,對我的影響是深遠的。隨著父親的慢慢變老,我對他的感情也越來越深! 
  屬于父親與棉槐的編織時代已經過去了,但是由他們創造的時代,依然在向前發展著。(作者單位:皇華小學)

  1 條記錄 1/1 頁
編輯:于蕊

新聞排行

精彩熱圖

娛樂新聞

關于我們 - 諸城新聞 - 娛樂新聞 - 網站公告 - 版權聲明 - 設為首頁 - 国际娱乐平台version
備案號:魯ICP備12026069號-1  主管:中共諸城市委宣傳部  主辦: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  技術支持:諸城信息港
版權所有: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  地址:諸城市東關大街28號 郵編:262200 安全狗網站安全檢測